行業新聞

專家詳解裝配式建築之“誤”與“解”

  高成本是阻礙裝配式建築發展或推廣的因素

 

  其實,我國裝配式建築的發展並非近幾年才啟動,1999年國務院就出台了《關於推進住宅產業現代化提高住宅質量若幹意見》等相關文件。上海作為全國較早推進裝配式住宅試點的城市之一,第一個項目建設早在2006年就啟動了。隻不過,裝配式建築高成本對應小市場,市場積極性不高,發展的腳步也就遲緩了。
 
  理論上,在沒有任何外部因素的情況下,建造一幢房子所需的材料是相對固定的,僅以材料成本來比較,無論是采取何種方式來建造房子,成本也應是比較接近的。事實上,裝配式建築的成本卻比傳統方式建造房子要高得多。據市建築建材業市場管理總站相關負責人測算,目前,上海的裝配式建築較傳統建築每平方米的增量成本350元至550元不等,而且預製裝配率(預製構件體積或價值占全部構件體積或價值之比)越高,成本也會更高。
 
  裝配式建築的為何高成本
 
  一是工藝成本。裝配式建築技術難度更高,初期的研發投入,以及預製構件生產所需要的機械設備投入,都比較大,轉嫁到構件成本上也就更高,除非裝配式建築的體量足夠大,使得構件產量達到較大規模,才能攤薄成本;
 
  二是物流成本。隻有從工廠到施工地點的距離在100公裏左右,物流成本才相對合適,若工廠離得太遠就不劃算了。此外,從整條產業鏈來看,裝配式建築從規劃、設計、生產、運輸到施工,各個環節的銜接尚不是很順暢,也平添了不少成本。
 
  “近幾年,為了降低裝配式建築的成本,上海有關部門陸續製定和出台了不少政策來引導和扶持。”據介紹,目前的扶持政策主要是建築麵積獎勵,對自願建設裝配式建築的住宅項目,給予預製外牆或疊合外牆預製部分不計入建築麵積的鼓勵政策(不超過地麵以上計容建築麵積的3%)。不僅如此,還有更加直接的建築節能專項扶持資金補貼,對於符合要求的裝配式住宅項目,預製裝配率達到15%以上,每平方米補貼60元人民幣,預製裝配率達到25%以上,每平方米補貼100元。對於裝配式公共建築項目,若達到綠色建築示範項目或高標準建築節能示範項目標準要求的,還會被優先納入建築節能專項扶持資金補貼範圍,等等。
 
  專家解讀:高成本多為誤區
 
  就國內來講,成本比較普遍存在誤區,往往將裝配式住宅的所有成本與傳統建築的結構成本直接對比。
 
  這樣的對比是不科學的,因為采用預製件的裝配式住宅的建造速度相對較快;相對於工地現場手工作業,工業化製造方式能更好地保證質量,為後期裝修節省資源和時間。裝配式建築的特點在於批量生產和組裝,在大麵積應用中優勢更明顯。
 
  此外,因為工業化生產,裝配式住宅的工地現場的濕作業、噪音、粉塵顯著減少,環境效應也不可估量。
 
  所以,裝配式住宅的成本要根據具體項目綜合測算,不能一概而論。
 
  綜合施策應對轉型隱憂
 
  記者采訪了解到,在各地“高歌猛進”布局裝配式建築的同時,仍存在投入成本高、社會認知低、發展掣肘多、市場秩序亂等問題,製約著行業發展。
 
  受訪的業內人士表示,目前建築業轉向新型工業化發展正處於關鍵時期,亟須統籌規劃發展,助力這一新興產業科學健康發展。
 
  一是厘清社會認識,提高公眾認可程度。在社會認知層麵,建議加大宣傳引導力度。
 
  二是進一步完善住宅產業化的標準製定、檢查驗收、優惠鼓勵等方麵政策。唐芬、劉海群等業內人士認為,利用工業化的方式建造裝配式建築,重要的是要打造標準的技術體係和管理體係,隻有標準體係建好後,才能具備快速複製的條件。建議相關部門盡快製定全國統一的住宅產業化項目質量驗收標準和部品部件檢驗標準,進一步落實鼓勵政策,調動企業參與積極性,以規模化經濟降低生產成本。
 
  三是加強部門間協調配合,解決交叉監管、監管盲點等問題。記者采訪了解到,建築業產業化轉型使工廠成為施工現場的一部分,需對傳統的監管模式和工作方法進行突破和延伸。康莊表示,目前行業現行管理體係涉及多個部門且“涇渭分明”,裝配式建築作為一種新興業態,需避免“九龍治水”的問題。建議探索建立工程總承包模式的監管體係,對建築產品進行“一條龍”監管。
 
  四是做好統籌規劃,防止一哄而上,形成新的產能過剩。“有的地方政府為了招商引資,有的企業盲目跟風,出現了混淆概念、產能過剩、行業良莠不齊無序競爭的苗頭。”唐芬建議,各地政府要合理規劃、通盤考慮,“千萬不要把住宅產業化做成第二個光伏產業。”中小企業可以根據自身的技術特點與資金實力,在某一細分領域圍繞產品深耕細作,而不是都去建大型工廠,投入到大而全的全產業鏈生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