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業新聞

最新消息:包工頭、勞務公司將告別曆史舞台?

  日前,住建部下發了關於《建築工人實名製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明確2020年1月1日起未在全國建築工人管理服務信息平台上登記,且未經過基本職業技能培訓的建築務工人員不得進入施工現場,建築企業不得聘用其從事與建築作業相關的活動。這預示著建築工人實名製真的要全麵來臨了。

 

  住建部發布《建築工人實名製管理辦法》,建築企業不得聘用未登記的建築工人!

  1、明確了建設單位、建築企業、監理單位等管理主體的職責,各級住建部門負責本行政區域內建築工人實名製管理工作,初步搭建起各市場主體和監管部門各司其職的職責體係。

  2、自2020年1月1日起,未在全國建築工人管理服務信息平台上登記,且未經過基本職業技能培訓的建築務工人員不得進入施工現場,建築企業不得聘用其從事與建築作業相關的活動。

  3、已錄入建築工人實名製信息管理平台的建築工人,3年以上(含3年)無活躍數據的,再次從事建築作業時,建築用工企業應對其重新進行培訓及信息錄入,否則不得進入施工現場,相關不良及良好記錄應予以保留。

  4、建立建築工人管理服務信息平台係統,並在全國範圍內實現實時數據共享,平台係統應當包含建築工人基本信息(包括姓名、年齡、身份證號碼、籍貫、家庭地址、文化程度、培訓信息、技能水平、不良及良好行為記錄等)、從業記錄、職業技能培訓與鑒定管理、建築工人變動狀態監控、投訴處理、不良行為記錄、誠信評價、統計分析等方麵的信息。

  5、建築企業負責本企業和所承建項目的建築工人實名製管理的具體實施,並接受各級住房城鄉建設主管部門的監督檢查。根據用工方式的不同,管理辦法將建築企業劃分為兩類:承包企業和建築用工企業。

  建築工人實名製是指建築企業通過單位和施工現場對簽訂勞動合同的建築工人按真實身份信息對其從業記錄、培訓情況、職業技能、工作水平和權益保障等進行綜合管理的製度。如果不嚐試轉型,這些群體可能麵臨失業的風險!

  第一、身無長技的老一輩農民工

  在住建部“關於培育新時期建築產業工人隊伍的指導意見”中,在住建部“關於培育新時期建築產業工人隊伍的指導意見”中,提出要建立行業、企業、院校、社會力量共同參與的建築工人職業教育培訓體係。創新考培模式,技能鑒定機構應充分依托大中型項目開展技能鑒定。企業應當在工程造價中明確相關費用用於工人技能培訓。

  

  很明顯國家出台這項政策的目的就是培育新一代產業工人,有技術、有職業資格、身份透明,還享受社會福利,讓農民工像國外建築工人一樣過上體麵的生活。

  然而現實卻是很多老一輩農民工幹的都是體力活,沒受過什麽職業技能培訓,連智能手機都不怎麽會用。這部分群體如果不能適應新時期的管理機製,不能按時完成職業技術培訓,那麽兩年後就沒有施工企業敢聘用他們了。

  不過到2020年,60後、70後農民工差不多也有五六十歲了,到了該退休的年齡,有沒有實名製,對他們來說其實也無所謂。

  第二、沒實力的包工頭

  包工頭是特殊曆史條件下的特殊“產物”。

  當城市發展需要大量外來務工人員,而農村剩餘勞動力迫切需要進城找工作之時,包工頭作為一種滿足供求雙方需求的職業介紹,應運而生。

  包工頭有幾個等級,級別越高利潤率越高。

  最高級別是掛靠建築公司的大包頭即包工包料;第二級是中包頭即勞務公司或個人,包周轉材料和機械設備;第三級是清包頭,即隻包工不包周轉材料和機械設備;第四級是各項專業分包頭即農民工頭領;第五級即包工頭行業中的最低級別,一般是現場代班。


  中國建築法律一直沒有給包工頭一個明確的法律地位,現在要革新這個行業是大勢所趨。按法律規定,民工直接受雇於施工企業,與施工企業是勞動關係,但實際情況是,施工企業很少與民工直接發生關係,大多數情況下,都是包工頭與施工企業簽定勞務合同,再由包工頭與民工簽定勞務合同(實際上大多數情況下為口頭協議)。

  因此前幾年,農民工討薪、包工頭討薪極端事件不絕於耳,引發了很多社會問題。建築工人實名製之後,施工企業可以通過全國建築工人管理服務信息平台數據庫,直接獲取建築工人的從業記錄、培訓情況、職業技能、工作水平等信息,自己組建施工隊伍,不再需要包工頭這個中介。

  到時候,有實力的包工頭成立自己的專業公司,沒實力的就隻能麵臨失業。包工頭這個代名詞,以後也會漸漸消失。

  第三、沒資質的勞務公司

  針對建築工人存在流動性大、老齡化嚴重、技能素質低、合法權益得不到有效保障等問題,住建部“關於培育新時期建築產業工人隊伍的指導意見”,明確提出取消建築施工勞務資質審批等多項要點:

  1、逐步建立施工承包企業自有建築工人為骨幹,專業作業企業自有建築工人為主體的多元化用工方式。

 

  2、取消建築施工勞務資質審批,設立專業作業企業資質,實行告知備案製。

 

  3、放寬市場準入限製,鼓勵有一定組織、管理能力的勞務企業通過引進人才、設備等途徑向總承包和專業企業轉型。

 

  4、施工總承包企業要將勞動合同信息納入實名製管理,嚴禁用勞務分包合同代替勞動合同,杜絕代簽合同。到2020年基本實現勞動合同全覆蓋。

 

  5、建立健全與建築業相適應的社會保險參保繳費方式,施工企業(包括專業作業企業)應在勞動合同的薪酬中列明用於建築工人參保所需費用,依法為建築工人繳納社會保險。

  以前,有實力的包工頭還可以組建個勞務公司,但是這條路馬上要被堵死了。從2016年起,就有不少省份試點取消建築施工勞務企業資質,設立專業作業資質,到2020年,這項政策將逐漸推廣到全國。

  說白了,以後不存在什麽勞務公司了,勞務分包合同你也簽不了了,違法分包想都別想。你想轉型專業分包公司,可以,但你必須具備專業作業企業資質,還要為建築工人買社保、提供職業技能培訓,建立起現代企業化製度。

  舉個例子,小李以前是個包工頭,後來幹脆成立了勞務公司,他把村裏的張三李四七大叔八大侄都收進這家勞務公司,啥活都接,有錢就幹。但是沒了勞務企業資質,他需要轉型專業作業企業,二狗隻好把原來公司裏幹雜活的辭了,把剩下精壯的培訓一下,建立了個腳手架搭設專業公司,繼續未竟之事業。

  在這個過程中,一部分勞務公司可能因缺乏企業管理經驗而破產。

  重申一遍,未來的用工趨勢是以專業企業為建築工人的主要載體,逐步實現建築工人公司化、專業化管理。所以不管是農民工,包工頭還是勞務公司,如果不想被社會淘汰,最好順應趨勢,提前布局,謀劃轉型!